当前位置:主页 > 英超 >

让广播节目不再“趴”在网上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:2019-07-15 14:40

在媒体融合的浪潮中,几经沉浮的广播在传播模式上正面临巨大挑战。广播节目具有明显的一过性特点,难以留存,即使目前大部分电台都会把自己的节目放在网络上,但如果不进行整理编辑,单纯地靠重播点击,是不适合网络二次传播的,也不利于互动,结果是大量的日播节目“趴”在网上,变成沉默的声音。

从目前各地电台的实践中可以看出,对于广播来说,横向的新媒体融合多是指图文、小视频、视频直播等多形式与广播节目的融合,很多广播电台和节目在这方面的尝试已初见成效,创新的积极性也很高。但更应该注重的是纵向的融合,即深耕广播擅长的声音资源,打造适合网络传播的声音产品,这些产品将独立于广播节目在网络上存活、传播、互动,引发衍生话题,最终形成新的生态。

纵向融合发挥声音特色

横向融合让广播更丰富多元,图文、视频已经不再是声音的对立者。但广播媒体的优势在声音,资源在声音,人才也更擅用声音。声音有独特的伴随性,这一特性在网络时代不但没有被弱化,反而被强化了。人们用手机收听的需求在提升,据喜马拉雅大数据分析,“00后”在好好学习,“70后”在回味历史,“80后”在努力修炼情商,“90后”则更偏爱听有声书。去年喜马拉雅在“123狂欢节”上,销售额高达4.35亿元,支撑这一数据的正是广泛的收听人群的需求。用多年积累的声音优势去对标广阔的市场,,不能不说是广播融媒体的一条好走的路径。

例如,北京电台在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报道中,首次为网络平台制作了专门的声音产品“唐味电影 听见变迁”,在其网络平台“听听FM”上播出。每集仅两三分钟,记者用电影原声的剪辑和独特的视角介绍影片,同时还采访了电影专家。以往北京电台广播节目对北影节的报道更注重各项活动的新闻,如开、闭幕式,这些内容虽然时长也不长,但限于时效性,很难引发网络收听;此外,北影节的各类知名人物如导演、专家的访谈也是报道重点,但这些内容节目动辄一两个小时,中间夹杂天气、资讯、路况、广告等,如果不经过精心的剪辑、提炼,也不适合二次收听和转发。“唐味电影 听见变迁”以文化类的内容试水,介绍高质量的电影作品,单独形成专辑,对传统的电影节报道形成增量,也给广播带来网络传播的附加值。就如专辑介绍中所说:“即使电影节结束了,这些电影依然留在光影的世界中等你来发现。”

但与诸多横向融合的尝试相比,广播节目在这方面的探索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阿基米德传媒首席执行官王海滨曾说:“一家饭店做得再好,也不如一条美食街来得红火。”把原有的广播电台比作一家饭店,把阿基米德、喜马拉雅等音频平台比作一条美食街,王海滨认为,今天,依靠现有的移动互联网技术形成一家虚拟电台已经不再是一件难事,广播只有集合全行业之力,构建一个全新的传播生态体系,才能最终实现内容生产能力和传播能力的裂变,确定符合互联网发展模式的融媒体基本形态。

笔者认为,广播的传播重点也将出现一定程度转移,从原来的电波为主,变为“声网融合”,打造独立于广播节目之外的融媒体声音产品必将很快达成共识。这些独立的产品可以是文化内容的介绍,如书籍、电影、音乐等,也可以是科学辟谣内容,还可以是主持人、记者的言论点评。这些内容实际上在广播日常节目中很常见,但均没有经过独立的策划、打造和包装,无法形成专辑,难以培养固定的网络收听习惯和收听群体。

网络“短音频”需要改变

于广播而言,纵向的融媒体发展要倾向于“短音频”,有专家建议把原来一小时、两小时的节目进行精准的标签、分类、摘要、标题,通过智能重构广播全平台。这的确是一种思路,但在未实现人工智能的二次编辑前,这是极大的工作量,从实践角度无法承受。即使实现了二次编辑,广播节目在语态等方面与网络传播还有很大差别,需要转变。

原有的广播节目的情景设定是这样的:播音员、主持人、记者、嘉宾对听众进行口语传播,既没有特定人群,也不知道听众是否感兴趣。但通过订阅和搜索而来的网络听众显然不一样:他们往往有很强的目的性,是带着想法去收听节目的。因此,在制作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到受众心理变化,播讲人应该更倾向于把情景设定为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对话,即对面的人对话题是感兴趣、有了解的。带着这样的设定,听觉上会与传统广播节目形成明显区分,加上更为专业的节目包装,更有针对性的网页海报的设计、专辑介绍等,经过独立打造的声音产品将在互联网上更具竞争力。

与本文相关的作文